递交上市申请逾两月无果 岭南教育IPO遇阻背后隐匿三大问题

  • A+
所属分类:虎扑资讯

《投资者网》陆永俊

导语

在广东深耕多年的岭南教育,号称“大湾区最大的民办学历职业教育提供商”。然而,再亮眼的名号也无法遮掩其“美化就业情况”、“战略定位多变”和“教育用地商用”这三大问题。

近年来,在社会上对专业对口的呼吁日盛的背景下,夹在“公办学历教育”与“民间辅导机构”中间的民办学历职业教育逐渐在资本市场获得了更多青睐,部分民办教育集团将优势资源打包处理以谋求上市,其中就有岭南教育。

值得一提的是,截止至2021年2月1日,广州岭南教育国际控股有限公司( LINGNAN EDUCATION INTERNATIONAL HOLDINGS LIMITED)(以下简称“岭南教育”)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后已经过去近两个月,仍未有结果。

1

令人生疑:“初次就业率高”与“满意度低”

岭南教育业务涉及的两所学校,拥有一大堆荣誉和盛名。例如:岭南职业技术学院(以下简称“技术学院”)2015年由广东省教育厅授予“广东省大学生创新创业教育示范学校”、2019年通过广东省高职示范校验收复核及广东省大学生创新创业示范学校复评;广州岭南现代技师学院(以下简称“技师学院”)也是经广东省人社厅批准设立的一所全日制国家重点民办技工学校。

在教育行业,学校的盛名很大程度上源自于毕业生的高就业率,但是就业率存在被美化的情况已经成为业内公开的秘密。

从公开数据看,技术学院从2015年到2019年,初次就业率均超95%。但值得注意的是,那些被纳入就业率“分子”部分的毕业生,实际并非完全等同于找到工作。

翻查2015年、2016年、2017年、2018年和2019年广东岭南职业技术学院毕业生就业质量年度报告可见,无论是2015届报告里的“灵活就业”,还是2016届通过记录“已就业毕业生(包括:就业、升学)”数据,亦或是2017届之后出现的“出境+灵活就业”数据,都使得“就业率”变成了一种数字游戏。

从另一个角度看,正是入职民企与灵活就业才成就了技术学院的“高就业率”。

然而,毕业生的就业意向与实际情况之间存在极大的差别。以2019年技术学院就业报告的数据为例,2019届技术学院毕业生最期望的就业单位类型排名前三位分别是事业单位(26.20%),民营企业(23.20%)和国有企业(18.70%)。但是实际入职之后统计数据显示,有限责任公司、私营公司和股份有限公司分别占了57.05%、11.78%和11.52%。

技术学校2018年发布的就业报告指出,毕业生流向“民营企业/个体”的比例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分别是75%、76%和74%。这或许解释了为何在如此光鲜的“初次就业率”之下,毕业生们对学校却有着较低总体满意度的原因——2019年发布的技术学院就业报告显示,表示“非常满意”的毕业生仅有17.10%,表示“满意”的仅有39.6%,两者合计不足应届毕业生的六成。

更有趣的是,“非常满意”的数据也有造假的嫌疑,在同一份资料显示,2019年“通过学校推荐或提供信息获得第一份工作的有 859 人,占比 17.10%”,与表示“非常满意”的人数一样。

这两个数字的巧合,让人不禁对数据来源的合理性提出质疑。

就此,《投资者网》向岭南教育询问为何在同一份问卷中划分标准会出现差异与其中民企的比例,但截止发稿,校方未予以回复。

2

令人困惑:战略定位多变影响学校格局

如果说就业率直接影响民办学校的影响力和知名度,那么,战略定位就将直接决定学校格局。

招股书显示,岭南教育的“愿景是通过创新的课程及优质的实践型教育,为中国新兴产业(如TMT行业及大健康产业)培育年青的职业人才”。

从岭南教育目前披露的近五年的就业资料看,毕业生们大部分集中在广州与深圳两地工作。据弗若斯特沙利文报告,2019年TMT产业与大健康产业在大湾区的人才缺口有3300万。那么,这些缺口是高级经验人才还是入门级人才?到底有多少岭南教育毕业生能进入,或有机会进入这些行业中规模企业?

对此,学校方面未有回复。但不争的事实是,在岭南教育争取IPO之前的五年内,技术学校的定位发生了多次重大调整。

在招股书公开之前,TMT行业并非技术学校的办学重点;在2019年技术学院就业报告里“学校概况”一栏中,技术学院依旧是以“建设以大健康为特色的创新创业型大学”为目标;而仅在四年前的2015年,技术学院的定位还是“瞄准先进制造业、现代服务业和新兴技术领域”,与大健康行业毫无关系。

即便是以“京东华南地区第一届京苗班”为宣传特色之一的技师学校,其实大部分涉及TMT行业的专业也只与基础工作有关。此前,网传“京苗班”的学生在入学之前要签署一份知情书,将同意自大三第二学期至大四第一学期(累计10周)无薪每周五天8-10小时轮岗工作,在此期间学校不承担教学任务,也无法干预京东的工作及薪资安排。

就此,《投资者网》向学校方面询问,但电话多次被挂断,留言未获得回应。

(图片来源,知乎)

与此同时,近两年在广州与清远之间来回腾换校区,或许与岭南教育战略层面的多变不无关系。岭南教育招股书的解释是,由于技术学院根据不同专业的特定要求及两个校区可用的教学资源,将更多全日制学生转至清远校区。然而,分别换了那些专业?为何要分两年来回换?岭南教育方面未有正式回复。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清远有哪些教育资源都无法掩饰的事实是:换校区前后清远都没能留下毕业生。

3

令人质疑:“合理回报”之辩与教育用地改商用

《投资者网》留意到,公司招股书中表示,“技术学院的学校举办者岭南教育并不要求合理回报,但并无明确说明技师学院的学校举办者是否要求合理回报”。

从招股书看,2017年到2019年岭南教育经调整纯利分别为1.10亿元、1.39亿元和1.56亿元,2018年、2019年涨幅分别为25.68%和12.85%。作为教育行业,公司收益稳中有进,但涨幅放缓的背后其实掩藏着一个名为“合理回报”的问题。

就此,锦天城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何周律师告诉《投资者网》,“合理回报在现行民办教育法律制度下,已经成为历史,民办教育分类管理制度已经正式确立并施行。而且,由于技师学院的法人属性为民办非企业,按现行民促法等规定,技师学院不得要求合理回报,举办者不得取得办学收益,学校的办学结余全部用于办学。”

如果说招股书有关于合理回报的争议是个技术性意外,那么在关联交易里却掩藏着一个灰色的地带。《投资者网》留意到,关联交易里存在着将教学用地用作商业用途的现象,例如:2015年,岭南教育集团利用“广州校区的场地资源”创办养生谷项目,建设项目有长者公寓、康复医院、护理院、养生酒店等,其中长者公寓的收费区间在3500——8000元/月。

据招股书关联交易相关章节,岭南教育将“位于中国广东省广州市天河区大观中路492 号总建筑面积约23549平方米用作办公场所及老人护理楼的两项物业”租赁给“广州岭南养生谷投资有限公司”,“截至二零二一年八月三十一日止学年为每月每平方米38.20元,并须于后续学年每学年上调5%”。

然而,数字与其租赁价格之间存在差异。按照“2021年养生谷租赁价格收入=总建筑面积*每月每平方米价格(2021.8)*月数”的公式,得出的金额应为1079.49万元,与招股书中的建议金额1097.5万元存在17.91万元的差额。

此外,将教育用地改为建设长者公寓,这是否变更了土地的作用?

北京金诉律师事务所主任兼创始人、北京法学会不动产法研究会理事王玉臣律师向《投资者网》强调:“如果将教育用地用于了商业用途,首先属于违法用地问题,可能会面临罚款、拆除等惩罚。其次,如果所建的房屋也没有取得相关的规划手续,还存在违规建设问题,也可能面临罚款、拆除甚至没收违法所得等处罚。”

何周律师也表示,“民办教育属于社会公益事业,在资本逐利和价值维护之间取得平衡至关重要。”

由此看来,谋求赴港上市的岭南教育,势必要在牟利与公益之间取得平衡。如何取得平衡?我们将继续关注。(思维财经出品)■

责任编辑:陈悠然 SF104

  • 我的微信
  • 这是我的微信扫一扫
  • weinxin
  • 我的微信公众号
  • 我的微信公众号扫一扫
  • weinxin

发表评论

:?: :razz: :sad: :evil: :!: :smile: :oops: :grin: :eek: :shock: :???: :cool: :lol: :mad: :twisted: :roll: :wink: :idea: :arrow: :neutral: :cry: :mrgreen: